钻进罐子里的人- 齐鲁晚报 张中 摄

2016-09-06 09:03:51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刘西才,今年46岁,是中铁十局石济客专济南枢纽工程拌和站的一名维修工,他每天的要去的“办公室”就是一个不足5立方米的“罐子”,所以工地上管他叫“清罐工”。他的工作就是将残留在搅拌机罐内的凝固混凝土清理掉,保障设备正常运行。
       刘西才,今年46岁,是中铁十局石济客专济南枢纽工程拌和站的一名维修工,他每天的要去的“办公室”就是一个不足5立方米的“罐子”,所以工地上管他叫“清罐工”。他的工作就是将残留在搅拌机罐内的凝固混凝土清理掉,保障设备正常运行。
       刘西才所在的拌和站主要为济青高铁、济南新东站等工程提供高铁高性能混凝土。搅拌机每次工作完毕后,罐壁上都会有大量凝固的顽固残留,需要人工清理。这时,刘西才都要从不足40厘米高的检修口爬进爬出,用风镐一点点清理。人在罐内活动空间很小,或躺或坐或蹲,5分钟就会汗流浃背。因为周围都是铁家伙,他的胳膊和腿常常被搅拌叶片划伤,有次一块脱落的混凝土块碰到叶片改变方向,将他的大脚趾趾甲砸掉了。罐子里除了咚咚的风镐声,他什么都听不到,为了安全工友在外瞭望,看守主机电源。
       刘西才的家离拌合站只有1公里多,他都是24小时待命。有一次临时停电,造成搅拌机主机罐内混凝土不能及时卸出,全部凝固在了搅拌机罐内,他用了整整12个小时才清除,从罐内出来后,因长时间握风镐,他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采访札记
张中
       “有一种搅拌站洗罐工大家都不了解,画面应该很有意思,看看能否拍专题。”洗罐只有一名工人在罐内工作,且空间很狭小。当我戴上口罩,准备也钻进罐内拍照时,工地领导一脸疑惑说:“还要进去啊,从外面拍就行,不能进去,里面太危险。”我肯定地说:“必须进,不然没法拍。”领导见我很坚持,只好叫人拿来安全帽和一身新的工作服。
       在工人的帮助下,好歹钻进了罐内,这才发现工地上的人为什么说不安全,搅拌机罐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罐子,下面有一条贯穿整个底部的30厘米宽的缝隙,一不小心就会顺料口坠落地面,此处距地面有五六米,而且罐内有两根比人大腿还粗的搅拌轴,每根搅拌轴上带有8个搅拌叶片,叶片相互交错,稍有不慎就碰的生疼。
       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主片顺利拿下,当满脸满手都是汗水和着水泥从罐中爬出,一身新工作服也变得面目全非。
 





罐子里的人



搅拌机罐内的刘西才,仿佛置身于地下溶洞。



检查口是唯一的出入口,高度不足40厘米。



罐内粉尘非常大,需要频繁地更换口罩滤纸。



通风换气。



罐内不仅脏,有时温度得40℃以上,所以清理工作十分消耗体力,工余他就守着工具眯一会儿。



工作24小时没正点,食堂经常见他独自吃饭。



洗个澡轻轻松松回家。



干完活,凉水洗一下脸那叫一个爽。



罐内带着过滤口罩喘不动气,累了就摘下口罩到“洞口”喘口气。
 

相关热词搜索:齐鲁晚报 张中 罐子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钻进罐子里的人- 齐鲁晚报 张中 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