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一下 > 正文

新闻摄影的困境与突破 - 齐鲁晚报 温涛
2013-03-31 20:15:02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在新闻报道中,文字与摄影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穆青等前辈提出的“图文并重,两翼齐飞”亦是此意。摄影器材日益普及、“随手拍、多媒体、全媒体”浪潮中的新闻摄影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但对于专业摄影记者而言,面对的却是更新的挑战和困境。新闻图片供稿渠道拓宽了,但其专业标准无形中却也被消解、降低,术业有专攻,对以版面语言见长的报纸而言,需要重新审视新闻摄影的专业标准和地位,优化资源配置,并建立一套科学的图片处理流程和考核机制。
新闻摄影的困境与突破
齐鲁晚报  图片新闻中心主编  温涛
 
       在新闻报道中,文字与摄影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穆青等前辈提出的“图文并重,两翼齐飞”亦是此意。摄影器材日益普及、“随手拍、多媒体、全媒体”浪潮中的新闻摄影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但对于专业摄影记者而言,面对的却是更新的挑战和困境。新闻图片供稿渠道拓宽了,但其专业标准无形中却也被消解、降低,术业有专攻,对以版面语言见长的报纸而言,需要重新审视新闻摄影的专业标准和地位,优化资源配置,并建立一套科学的图片处理流程和考核机制。
       困境之一:有图,但缺优图
       图片的直观、形象和冲击力,是文字无法替代的。无论是平面媒体还是网络媒体,对于优质新闻图片的重视怎么都不过分。尤其是对于讲究头版“卖相”的平面纸媒来说,一张醒目的、极富冲击力的大照片,会直接影响读者的购买选择。以都市类报纸为例,遇到汶川地震、奥运会、日本地震等重大新闻题材,对好图都是不吝版面,巴不得把报头的位置都拿出来(实际上也是经常这么做),甚至拿出通版给一张大图。在日常的报道中,也会把当天最给力的图片新闻,在一版作为主打片使用,一张大片可能就是当天报纸最亮的卖点。
       但问题是,天天有图,却缺优图,优质图片的供给,通常都难以满足厚报时代编辑和版面的需求。笔者曾经在总编室工作过两年,对此也深有体会。对于头版编辑和值班老总而言,每天值班最要紧的两件事,一是确定当天的头条,再者就是头版主打照片的选择。头条的选择相对容易,但主图的选择则往往费周折。有重大突发新闻的时候,各种渠道的图片多,编辑选择的余地比较大。但平常新闻平淡的时候,有时会翻遍新华社稿库、本报稿库、外联稿库和各种图库网站,到半夜找不到或者是定不了一张合适的主打片!而且如果采用新华社、外联图片等公共稿源,第二天往往会跟同城的竞争媒体撞车。这种情况往往会令夜班编辑们头痛不已甚至抓狂。这时候摄影部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怎么就不能多提供一些独家好片呢?
       为了体现独家的处理,避免同质化,报纸当前出现了一种杂志化的倾向,且蔚然成风,即在没有好的新闻主图的时候,对重要新闻通过设计予以体现。说起来这也是一种体现报纸思想、追求差异化的创新之举,但细究起来,其背后也折射出原创主片不足的尴尬。
       困境之二:摄影记者成了补图的
       包括相机、手机在内的各种摄影器材的普及,使得图片的供稿渠道较以往拓宽了:拍客可以拍,文字记者可以拍,商业网站可以买……对于媒体来说,选择多了是好事情。但对于专职的摄影记者来说,这种情况却是带有竞争意味,新闻摄影不再是摄影记者的“专利”,因为文字记者手里的卡片机、高像素手机,都可以拍,都能满足报纸出版印刷的需要,持有单反相机的文字记者也屡见不鲜。为了增加新闻图片供给,报纸也纷纷鼓励文字记者拿起相机,以期在摄影忙不过来或者赶不到现场的情况下,文字记者也可以拍回现场照片,这样摄影记者可以把精力放在重大的突发新闻上面。
       但从实际操作来看,“能拍”和“拍好”完全是两码事,毕竟术业有专攻,由于缺少专业系统的训练和实践经验,大部分文字记者所拍的照片,质量、水准均参差不齐。而且,从工作量考核方面看,有的报社对于文字记者拍的片子和摄影记者一样考核,并没有明显的区分,于是问题出现了。
       从目前一些报社的采编运行机制和部门设置来看,摄影记者通常不分口,手头的线索有限,在重大的采访中,图文联合出击,密切配合没有大问题。但在日常采访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时候到了下午甚至晚上,记者采访回来或者稿件上传之后,编辑部门会突然发现,文字记者拍回的照片,无论是构图还是瞬间的抓取,都达不到标准,没法用,于是急火火地让摄影记者再去补拍,但此时可能已经遗憾地错过了重要的细节和最佳的现场,而且造成人力的浪费;文字和摄影一起去的采访,见报图片却不用摄影记者的,而是采用文字记者的,出于工作量考核的考虑,有的文字记者也不愿意喊摄影一起去。另外遇到一些突发事件,文字记者缺乏图片意识,自己拍回的照片没法用,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有的摄影记者无奈感慨:都成了配图匠和补图匠了。
       这种局面造成的另外一个直接但却被忽视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呈现到报纸上的新闻图片,表现力大打折扣,久而久之,势必造成报纸整体图片表现水准的下降。
       从资源配置的角度来看,摄影记者每人手持价值数万元、通常也是最先进最前沿的专业设备,理应用在刀刃上,实现利用价值最大化,但目前的现状,很难说完全充分地做到了这一点。由于摄影记者不分口,缺少固定的信息来源,一旦没有线索,就只好扫街,拍回来的片子质量也不稳定,很多都是可发可不发的应景之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资源浪费,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摄影记者的工作热情。据笔者了解,这种图文配合失衡的情况,在很多报社都普遍存在。
       困境三:图片处理流程有待优化
       从专业操作和专业价值的角度,媒体首先要承认图片和文字各自表现形式的根本差异,并能够充分尊重这种差异化,辅以科学的、符合图片表达规律的操作流程,才能实现最佳的图文传播效果。这一点,在纸媒中,往往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报纸这几年强化了对于版式专业化的重视,比如引入美编,对于版式进行创意和美化,但作为版面重要支撑的新闻图片的处理方面,仍然存在一些死角或者说不足。
       首先,既定的图片使用规范往往在实际的操作中荒腔走板。例如编辑大纲要求每个版配发图片,六栏的版面主片应该占据四栏大小,但可能过一段时间,就成了三栏、两栏甚至一栏,难以保证一以贯之的操作标准。
       其次,不得不承认,由文字编辑主导的版面处理,对于图片的理解、把握、选择和处理上,缺乏专业化的标准约束。经常遇到的问题包括:编辑对于图片的选择标准保守,有一些打破常规、手法创新、细节丰富的图片可能被忽视;对于图片的裁切、编辑比较粗放随意,例如剪裁不当,把横片裁成竖片,违背摄影记者的初衷;只为版式美观,对于图片处理过度,例如过度抠片模糊甚至隐掉图片的背景,组图压片或者标题压片不当等等;编辑缺少跟摄影记者的充分沟通,在一些专题报道中,可能偏离主题、价值相对次要的片子发成主片,而具备主片价值的片子,却被弱化淡化处理等等。由此造成的遗憾一旦见报,则无法弥补,甚至会加剧采编之间的矛盾。
       困境之四:人员老化,青黄不接
       摄影记者年龄老化,青黄不接,也是目前新闻摄影界面临的一大问题。这在一些创刊时间较长的报社,可能更为明显。例如笔者所在媒体的图片中心,是报社平均年龄最大的部门,也是多年来最为稳定的部门,由于招聘准入门槛提高等原因,已经近10年没有人员更新。
这种稳定的队伍构成,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有利于新闻摄影的专业化发展。这些记者经验丰富,身经百战,是报社重要的财富。但其结构性问题也显而易见,那就是人员的老化,伴随而来的是思想观念的老化,由此带来战斗力的削弱和活力的不足,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隐性缺员:即记者总量貌似很多,但有效的战斗力不足。总体来看,摄影记者青黄不接,人手紧张,跟媒体的自身发展和竞争的需求极不适应。
       反思:摄影的归摄影,图片的归图片
       鉴于新闻摄影不可替代的表现力,无论是网络媒体还是平面纸媒,都愈加重视图片的利用。诸如新浪、腾讯等门户网站,近两年纷纷开设专门的图片频道或者专区,并已经成为网站的拳头产品。据介绍,在这些网站,图片为网站贡献的点击率有的能占到六成,足见图片价值之所在。
在新的竞争情势下,以传统版面语言见长的报纸,有必要重新审视新闻图片的价值和专业化操作,甚至有必要重新塑造新闻摄影的专业水准,一句话,就是让摄影的归摄影,图片的归图片。

       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需要重新界定摄影部职能和架构。
       在目前的纸媒中,摄影部或者说图片中心,基本上还是一个与其他采访部门平行的采访部。但在实际的采访操作中,摄影部的功能其实与经济、时政、热线、文化娱乐等部门,还是有差别的。摄影部门的职能其实更接近于一个综合性、专业性的部门,与其他所有的采访部门在业务上都有交叉重叠,但在专业技术的操作层面,又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独立性。
       从分工的角度,图片与文字表达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差异化,也决定了强化各自专业性的重要性,也就是说图文的有机配合,是优势互补,合则两利,不但必要而且是必须的。这样才能实现各自效率和价值的最大化。而这一点,在鼓励记者人人拍片的情况下,其实是被忽略的。因此,从专业化的角度,需要对摄影部门的职能和架构,进行重新的认识和设计。但说到底,这也是峰回路转后的一种回归。
       其次,通过专业化考核机制,优化资源配置。
       如上文所述,摄影记者每人手持几万元的摄影器材,却天天去拍一些新闻含金量并不高的扫街片子,无疑是一种资源和人力的浪费。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图文失衡,在考核机制上没有给予新闻摄影应有的地位和重视,对于新闻摄影资源的管理利用还是很粗放的。
       据笔者了解,不少优秀的纸媒,对于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所拍的片子,是进行差别化考核的。例如在有的报社,文字记者所拍的片子,是按照标准的30%计分,甚至不计分。在图文配合方面,有的报社则设有追责机制,如果新闻线索能够出图不喊摄影的话,第一次进行警告,第二次要罚款。在片子的计分上也是逐次递减,比如第一次可能是50元一张,那么第二次就是20元,第三次就不计分数不给钱了。
       这种差别化的考核,听上去似乎有些苛刻,与鼓励记者人人拍片的潮流似乎也背道而驰,但仔细想一下,这种考核其实是基于对“术业有专攻”的周全考虑,也是对摄影记者专业素养的尊重,有利于线索资源的集约共享,对图文资源的优化组合,有利于文字和摄影更为有效的合作。对于媒体自身而言,从采访环节开始就保证了新闻图片的专业水准,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摄影记者成为“事后诸葛”、天天忙着补片、见报图片参差不齐的窘境。其外在的传播价值和效果上,是相互锦上添花,一加一大于二的。
       在媒体竞争日趋激烈的新背景下,专业化意味着更强的竞争力,其价值更为凸显,但要解决这一点,需要有专业科学的考核机制作为保证,需要报社管理层的共识和决断。
       再次,尊重图片规律,制定专业化的图片处理标准和流程。
       一方面在采访环节实现图文的线索共享、无缝隙合作,另一方面,在后期的编辑等环节,也要有专业化的约束标准和操作流程。
       在这方面,国外一些通讯社对于图片的处理有严格的规定,路透社新闻图片编辑的原则中,就涉及到Photoshop的使用范围、摆拍与重现、图片说明的写作规则等诸多专业要求,对摄影记者以及图片编辑的职业操守均有非常明确和具体的规范约束。例如在Photoshop的使用范围中,就规定不得对原片的主体进行增加或减少,不得改变原始内容以及图片的新闻真实性;不得过度调亮、调暗或者模糊图片,不得通过对图片某些部分进行掩盖从而误导读者;不得过度调整颜色等等。西方一些成熟的媒体在这方面也有很详细的手册,细致入微一目了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精细化到这种程度。
       报纸现在都很重视版面的视觉效果,后期的处理有美编和视觉总监,但往往没有图片编辑,对新闻图片进行筛选、剪辑和处理。在这方面,近几年潇湘晨报、华商报等市场化的都市类媒体,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在报社内部设立图片编辑,图片编辑注重服务和沟通,负责各版块的图片挑选和使用,并能够为摄影记者提供选题策划等等。图片编辑需要要对新闻事件价值有自己的判断标准和角度,必须对适合视觉表达的新闻事件有足够的坚持,同时在版式设计上能提供良好的思路。 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强化图文的合作,保证图片标准的统一,降低沟通成本。
       最后,应统一理念,理顺机制,拓展报道领域。
       图文沟通不畅、部门利益和标准不一,使得沟通成本增加、环节增多。这种情况,在很多报社普遍存在,甚至在网络时代显得更为突出。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还在于报社对于新闻摄影的理念认同上有分歧。目前国内各报业,版面编辑甚至管理层,多是文字出身,对图片的看法与专业图片工作人员认识相差太大。
       要扭转这种局面,还是应该从图片的专业化上下手。潇湘晨报的视觉总监严志刚曾提出,只有报社从总编到下面的编辑、记者真正对图片的作用有了认同,对好图片的标准统一了,对文字和视觉在传播中的作用各有清醒认识,才能真正实现图文并重,适合文字报道则文字,该图片说话则图片作主。同时应该花大力气对整体采编队伍的视觉部分做培训,从上到下对于新闻摄影有充分的共识,并建立科学高效的机制予以保障。
       从新闻摄影本身而言,应该注重记者思想力的提升,积极拓展新的报道领域。从近几年的中国新闻摄影年赛和业内评奖来看,在重大突发事件方面竞争激烈,但在日常生活、教育文化以及科技环保、经济等领域,竞争并不激烈,这也反映出新闻摄影目前的一些结构性的问题,而这恰恰也是摄影记者可以挖潜并大有作为的领域。
       总之,在网络时代,对于纸媒而言,图文并重、两翼齐飞的理念仍然坚持并强化。在文字报道强化深度和思想性的同时,对于新闻摄影专业地位的重新审视和反思,依旧是一道新考题。
 
 

相关热词搜索:新闻 摄影 困境

上一篇:今年两会采访 晚报照片精彩 - 大连晚报 王士俊
下一篇:摄影记者的光荣与梦想 - 北京晚报 刘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