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 司马小萌

学会官方邮箱:

chinawbsyxh@163.com

首页 > 探讨一下 > 正文

摄影记者的光荣与梦想 - 北京晚报 刘航
2013-03-31 20:30:03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最近论坛里流行一个句式,所谓: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也有说摄影穷三代,iphone毁一生;“乱爱”毁一生;DV毁一生......无论后缀用什么来搭配,反正摄影是要注定穷三代,这事儿已经基本没跑。说干摄影注定发不了财,也是绝对了,但事实上除了做商业摄影投入竞争激烈的商战当中,或以摄影起家开拓广告公司再往商业平台上运作,其他跟“摄影”沾边儿的职业或者是单纯的爱好也的确跟烧钱没太多区别了。要是万幸当上个报社的摄影记者,那么恭喜你,想要发大财的可能性已经降到了负值。
摄影记者的光荣与梦想
北京晚报 刘航
 
       最近论坛里流行一个句式,所谓: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也有说摄影穷三代,iphone毁一生;“乱爱”毁一生;DV毁一生......无论后缀用什么来搭配,反正摄影是要注定穷三代,这事儿已经基本没跑。
       说干摄影注定发不了财,也是绝对了,但事实上除了做商业摄影投入竞争激烈的商战当中,或以摄影起家开拓广告公司再往商业平台上运作,其他跟“摄影”沾边儿的职业或者是单纯的爱好也的确跟烧钱没太多区别了。要是万幸当上个报社的摄影记者,那么恭喜你,想要发大财的可能性已经降到了负值。近年来有个别摄影记者成功转型成为艺术收藏市场的宠儿,这条路有待观察,另当别论。不过如果文艺情怀一些,不绝对地把一生的贫富与金钱的拥有划等号,而是把精神世界的丰富与否也合算在内,那摄影记者的地位可就大不一样!说白了,这个职业足够有趣。
       算上刚刚拿到硕士学位的清华美院,我一共读了三个“教照相”的大学。十多年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始终与照相机为伴。年轻的日子开始时,在北方老家,我和一帮被家长视为问题少年的画班儿同道终日厮混,做派想法都学着张抗抗笔下的周由还有唐朝乐队的丁武之类飘逸阳刚的偶像。那会儿还不流行文艺青年这词儿,只是感觉将来不要再像父辈们一样过“朝九晚五”的日子,如果能以职业为名游走四方(那时甚至一度想到行侠仗义和江山美人)再能不断满足创造东西给人看的虚荣,那就是花好月圆的完美人生了。然而性格决定命运,那时还没经多少磨炼的毛躁心性决定我没法在绘画这条路上走远。按当年画班儿东哥(美术老师)的话讲,我的画,起稿阶段有板桥道子遗风,画到一个小时交卷儿能勉强及格,要让我画满三小时的素描训练,那效果就已经到了鬼神绝望的境地。那年的鲁迅美术学院入学专业课考试我意料之中地落榜,正在宿舍里举杯消愁找罐儿破摔的时候,当时一伙儿里的带头秦大哥叨颗花生米嚼着说出了对小弟的建议:“既然静下心来画画你坐不住,干嘛不去搞摄影?那是件几秒,几千分之一秒就能搞定的事儿......”
       以后的日子,无论是在大连星海边的大连医科大学,还是北京西土城路上星光灿烂的电影学院,书本里和行摄路上遭遇的一个个拿相机的牛人取代了周游和丁武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安塞尔·亚当斯的严谨、罗伯特·卡帕的无畏、布勒松的独到视野与深山大道的犀利狂放时时撞扣我的心灵。甚至因为学习这个动手与业务交流非常频繁的专业,在阶梯教室课桌前,学校展厅,甚至一道采风创作的路上就能近距离感受侯登科、李晓斌们对纪实摄影的挚爱,唐师曾黑明们用相机叙事如同仗剑天涯般的快意人生。于是早早地,就开始朝着摄影记者的职业理想奔去。现在回望来路,那时候仰视的一切,并不都是真实,或事情的全部。
       如今也有同行们酒后调侃时说当初是“前赴后继地投奔了一个“夕阳产业”。对于“摄影记者”行当的现状和它还会存在多久,确实有不少人持不乐观的态度。
       最重要的变化正发生在这几年。技术层面,以数字影像的蓬勃发展,传媒领域网络的异军突起为代表的产业工作方式、受众阅读方式、习惯、主要阅读群体发生改变。这导致绝大多数传统媒体的摄影记者在专业自信心方面颇受挫折。拍照和在报纸杂志上发表照片看起来变得越来越简单,失去有限胶片和暗房操作的神秘感,权威性,网络对公众渴望了解第一现场需求的满足,手机抓拍、随拍的大众化......专职摄影记者还有多少用武之地成了一个疑问。掌握着摄影记者和视觉部门命运的报社老总们面对变化也多有些摇摆犹豫。版面上,属于影像的阵地逐渐减少,倡导了那么多年的“图文并重”、世纪初还在喧嚣的“读图时代”也成为了空谈,至少是需要重新审视和理解了。
       面对职业的困境,摄影记者如果纠结在固有的工作模式里郁郁,自救的希望就近乎渺茫了。事情果真像看上去那么糟糕么?把镜头拉广,站在一个能够清晰审视人类进步进程的角度,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从三皇五帝算起,我们种族的历史已经有五千年;放眼整个人类社会,从资产阶级革命算起的历史也已经300多年了;即便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算起也已经63年了。在如此漫长的时间跨度下,你几乎找不到什么算是“新鲜事”------基本规律就那么几条,只不过套上不同的具体条件,就成了各种各样的“故事”。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人往往会告诉你:“指引人生未来发展方向的原动力,往往也是帮助我们过去取得进步的推动力。”既然如此,现在时代的摄影记者就必须与时俱变,至于“变”的具体内容,自然因人而异,站起来...退远些...路子多了!
       我相信:曾经承载着以往岁月里那些伟大摄影人、职业摄影记者光荣与梦想的这样一个职业,在技术手段和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的今天,不可能想某些人担心的那样消亡。说到底,摄影+记者=彻彻底底的文化内容创造者。正如摄影诞生之初有人杞人忧天地惊呼绘画即将消亡;电视、电影诞生之初又有人妄言听到了摄影的丧钟一样,认为形式的改变会决定内容创造者的命运是流于表象的武断论调,为了最终证明这种说法的荒诞不经,需要所有摄影记者,特别是像你我一样年轻的摄影记者立即启程,让足以扼住命运咽喉的改变在这一刻发生!

相关热词搜索:摄影记者 光荣

上一篇:新闻摄影的困境与突破 - 齐鲁晚报 温涛
下一篇: 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 - 北京晚报 刘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