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一下 > 正文

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 - 北京晚报 刘航
2013-03-31 20:33:51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正在采访十八大,你便不难理解这题目为何拟的如此和谐进步了。我只会照相和写一点儿说明文儿。其实在大多数报社,这不是个最被看重的角色。不幸的是,性格使然,在业务领域自己又因虚荣心的驱使时常要强,每当面对职业瓶颈的困扰,很容易变得急躁惶恐。大概这是身处当今时代,又投身这个注定要始终保持热情的行当的“在劫难逃”。既然如此,就要赶紧收拾好消极彷徨的情绪。看一看要始终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好准备。
 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
北京晚报 刘航

 
       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正在采访十八大,你便不难理解这题目为何拟的如此和谐进步了。
       我只会照相和写一点儿说明文儿。其实在大多数报社,这不是个最被看重的角色。不幸的是,性格使然,在业务领域自己又因虚荣心的驱使时常要强,每当面对职业瓶颈的困扰,很容易变得急躁惶恐。大概这是身处当今时代,又投身这个注定要始终保持热情的行当的“在劫难逃”。
既然如此,就要赶紧收拾好消极彷徨的情绪。看一看要始终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好准备。
 
       一,不断跟进数字影像发展的潮流。
       互联网改变了全球图片的流通体系和市场格局,为摄影记者和相关的图片产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生存空间。在互联网时代以前,图片编辑常常竭尽全力只是为了找到一张照片,但在互联网时代,摄影记者要做的更多是把自己的照片有效地推介给图片编辑,从而得到更多的工作机会。图片编辑,则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更多的时候,图片编辑可以从众多的照片中找出一张最能反映编辑部观点的照片。这要求摄影记者的头脑与沟通能力与时俱进,而不仅仅是从前的掌握某项技术应用。
       掌握互联网时代的图片传播规律,对于摄影记者而言至关重要。图片的数字化和图片输出的网络化,无论对新闻摄影,还是对新闻图片代理业而言,都是一次革命。现在,互联网就是全球照片流通的最主要渠道,电子图像的可复制、可直接快速网上传输等特质决定这能节省大量物流成本,早早就被视为最为合适进行电子商务的物理形态,图片与网络有着天造地设的缘分,可以说,再好的新闻图片如果不通过互联网传播,那将不再称其为新闻图片。
       不断发展的数字技术,多媒体,流媒体影像应用,使摄影记者不再局限于单幅照片生产者的位置,如何运用技术拍好各种“片子”,并且进行有效传播,这是需要始终关注的话题。同时,基于互联网生态,原本便具有可复制,难以确保版权属性特质的摄影图片,不可回避地面临着与音乐同样的命运-------作品被肆意应用,窃取原作者劳动成果几乎无法防范。
       甚至有学科背景完全迥异的网站运营者,在向摄影记者游说所谓“图片使用权无偿共有”理念,国际上也有相关机构在基于此类模式的框架下极力推广类似“图片水印”、CC认证等全新的图片传播运营模式。就更为广义的图片应用和传播而言,无论摄影人、记者还是作家等等本身的思维观念能不能及时跟进,这场基于著作权,应用领域的革命就在发生。甚至在我所供职的传统媒体中,总编辑已经开始鼓励记者在获取新闻后第一时间上传到以自己的职业身份注册的微博上,而不是象以往那些优先保证本报发稿!
       这很难说在将来不会成为一种趋势。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那里,诸如音乐、有声文学等等文化内容产品,现在只要我们想要听到,甚至不用知道歌曲的名字,随便了解一段旋律,就可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它。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有利于知识和资源的快速搜索和应用。共享,或将成为今后三五年即将确立的王道!
 
       二,分析了解影像受众接受方式的改变可能带来的业界前景,早做调整。
       仍然是因为互联网的兴起,传统纸媒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显现颓势。11年中的《世界新闻报》事件,除去公众最关心的采访伦理道德问题不论,传媒大亨默多克能干脆地决定关停这家现在看来还颇具影响的报纸,却希望以此“丢卒保車”的办法挽救他的媒体帝国,纸媒在受众接受方式方面渐现颓势必然是他考虑的因素之一。为此,国内诸多传统纸媒也在积极地寻求转型和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与互联网联姻,以网络版,手机报,图片网站或及时更新消息为卖点的新形式应运而生。这样的模式是与互联网力拼新闻质量,权威度而不是在读者群体方面争的你死我活。
       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互联网、微博传播。图像讯息的及时有效传达最终仍需要具备一定专业素养,拥有一定单位时间视觉经验和操作能力的人来完成。这一点,至少在目前看还是行业运行的可信规律。我们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能目睹iphone拍照功能更加强大,各种“微单”(可换镜头微型单反相机)越来越广泛地在大众手中发挥作用。但难以想象一个完整系统的新闻事件表达,包括深入读者内心,震撼灵魂的瞬间可能来自以上的任何一种形式。那么仍然以“文化内容生产者”作为专业心理底线的摄影记者拍什么,怎样拍,如何推荐自己,就需要重新思考。
 
       三,权威不再 多元发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新闻摄影界第一次迎来了荷兰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简称“WPP”,通称“荷赛”)获奖作品影展,对于当时仍以“宣传式摄影”作为主要工作方式的国内新闻摄影界,这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新闻照片竟然还可以这么拍!当时惊讶赞叹,从此顶礼膜拜,许多年来亦步亦趋。
       十多年来,我国新闻摄影工作者在荷赛中屡有暂获。就如同新闻摄影界的奥斯卡,一旦获奖,摄影记者在业内的地位立刻水涨船高。因此,甚至有不少国内同行把获得荷赛奖作为从业的唯一,也是最高追求。“不获荷赛,就在通往荷赛的路上”正是某些自诩满含新闻理想的同行心理状态的真实写照。
       然而,我们且看荷赛舞台上的常客,与中国摄影界渊源颇深的联系图片社创始人、总裁罗伯特·普雷基对世界新闻摄影总体走势的判断,普雷基认为:世界新闻摄影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电视、网络的快速发展使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和处理信息的方式都发生重大变化,受到挤压的纸质媒体必然趋向快节奏、高效率的信息获取途径。如今,各种纸质媒体付给报道摄影师的生活保证金越来越少,他们当中多数人迫于生计,已经很难像从前那样花较长时间,深入采访拍摄某一个专题的图片故事。而其工作方式变化势必导致作品特征乃至质量的变化。
       反观一直被我们奉为跟风目标的荷赛。近年来已经越发显现出作为一个西方价值观念体系主导,同时缺乏对不同文化、人群生存状态足够的了解诉求,仅仅停留在猎奇层面的比赛,它所日渐显现的局限性。往往是每一届比赛更换一茬评委,结果完全取决于当届评委们的个人喜好。正如2009年荷赛年度照片获奖者安东尼·苏奥所言:“评委的口味是不同的,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如果你的参赛照片获奖,千万别大惊小怪。而且,有时候新的评委有新的选择尺度。这就好像一场赌博,你不知道结果。获得荷赛奖可能就和我们平时玩乐透彩一样,是没有办法做出预知的,也没有办法去找规律,你只能去乞求幸运之神光顾你。所以,我并不能说荷赛框住了新闻摄影的发展方向”。
       在看过了那么多陈词滥调的“武生戏曲、练体操的孩子、乒乓球运动员”以及近年来“一片叶子、一棵树、一个裸男、一位领袖”等等剑走偏锋的获奖经历后,对于荷赛,中国摄影记者是否还要一味地跟风,甚至把它奉为从业的标尺,这有待商榷。



 

相关热词搜索:保持 摄影记者 先进性

上一篇:摄影记者的光荣与梦想 - 北京晚报 刘航
下一篇:由“荷赛”《加沙葬礼》“造假”风波想“道” - 大连晚报 王士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