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讨一下 > 正文

由“荷赛”《加沙葬礼》“造假”风波想“道” - 大连晚报 王士俊
2013-05-27 09:37:16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从2013年2月16日到5月26日,在网络上点击2013年“世界新闻摄影奖(荷赛)年度奖照片”,《加沙葬礼》获突发新闻类一等奖的内容赫赫在目。此间,我国相关的评价赏析文章,也刊登各报刊、网络,一片赞美,不胜枚举。在5月16日至26日,峰回路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网络上岀现了第56届“荷赛”年度奖照片《加沙葬礼》,质疑造假的最新热议。由瑞典《最新消息》(Dagens Nyheter)日报社摄影记者保罗·汉森拍摄的《加沙葬礼》造假一事,起源于“一位计算机博士大胆宣称——2013年荷赛年度照片是一张合成照片。科
                                由“荷赛”《加沙葬礼》“造假”风波想“道”
                                              大连晚报 王士俊

     
       从2013年2月16日到5月26日,在网络上点击2013年“世界新闻摄影奖(荷赛)年度奖照片”,《加沙葬礼》获突发新闻类一等奖的内容赫赫在目。此间,我国相关的评价赏析文章,也刊登各报刊、网络,一片赞美,不胜枚举。在5月16日至26日,峰回路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网络上岀现了第56届“荷赛”年度奖照片《加沙葬礼》,质疑造假的最新热议。由瑞典《最新消息》(Dagens Nyheter)日报社摄影记者保罗·汉森拍摄的《加沙葬礼》造假一事,起源于“一位计算机博士大胆宣称——2013年荷赛年度照片是一张合成照片。科技博客转载了这篇博客,将争议升级,标题为:《2013年荷赛年度照片是如何通过photoshop伪造篡改》,这篇博文在网站上被转载了两万五千次。”5月20日,荷赛组委会在其官网宣布:专家鉴定《加沙葬礼》没有造假。力证其照片未违规。网络上呼声四起。顿时,令新闻摄影人难以确信,哪一路消息最权威、最正确?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组织成立于1955年,发起于荷兰,故又称“荷赛”,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迄今已举办了56届。同时,也是世界数万摄影记者向往与追求的摄影奖项。如此高级别评选出的一等奖作品有假?专家学者,或一知半解者,纷纷发言,沸沸洋洋,一片哗然。笔者不敢对网络时代的“言论自由”妄加议论,却想起老祖宗的一句老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是项羽刘邦争霸时,足智多谋的萧何,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成败,总能进退自如,自圆其说。网络评论,势如潮涌,应时而发,应运而生,与时俱进,也是为了“吸引眼球”,连我这个年近60岁的老摄影记者听人一说,不顾拍摄一天的劳累,戴上花镜,上网查询,夜不能寐。并综合评述,加之己见,为“《加沙葬礼》造假”,谈一点想法---
       有关《加沙葬礼》的新闻内容及获奖作品赏析,许多新闻摄影人是知道的。笔者仅摘录权威人士的评价,不难看岀,早在“东窗事发”前,荷赛组织巳为《加沙葬礼》,打下颠扑不破的坚实基础。本届荷赛评委会主席、美联社摄影部副主任圣迭戈·莱昂的评价:“孩子幼小的尸体与男人们愤怒、悲伤的表情结合,与读者内心产生了共鸣,从而使得照片更具有张力。“这是一张非常有震撼力的照片”,“照片中一群壮年男子与两个死去孩子的微小身躯形成了强烈对比,而死去孩子的惨白面孔与送葬人们脸上的痛苦、仇恨与悲伤是不可言传的。”终审评委之一的法国Getty 图片社女摄影师维罗尼卡,作为第一个拍摄到索马里海盗真容的摄影师,说:“评委们选择这张照片作为‘荷赛’年度大奖的理由有很多。但对我个人而言,我之所以投票给它,是因为它所具有的人性力量。简而言之,它让每个看过的人都感到心里不舒服。回顾整个 2012 年,每当我从电视新闻里看到那些战乱地区的报道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不可抑制地焦躁。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会允许这样的人间惨剧发生?我们甚至连那些纯真儿童的生命都无法保护。保罗·汉森的这一张照片,虽然记录的是发生在加沙地带的某个悲惨瞬间,但它恰恰是我这一年来内心中最迫切想要表达的。那些来自照片中的人凝望着我,似乎要从相纸框着的现场跳到我的面前,质问我‘你们为何不阻止惨剧的发生’!同时,从专业角度来看,保罗·汉森的这一张照片也完成得非常出色,构图、用光堪称完美。它从新闻摄影的技术和功能上非常恰当地用影像概括了过去的 2012 年。”
       但也有很多批评家和网民随后指出,“这幅充满愤怒和恐怖色彩的照片实际上是媒体记者在消费战争和他人的痛苦”。对于这样的议论,保罗·汉森对《外滩画报》说:“作为瑞典 Dagens Nyheter 报的一名摄影记者,我的使命就是追逐新闻,是选题把我带到了世界各个角落。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前往加沙,是因为要报道一起相当惨烈的暴力冲突事件,17 名巴勒斯坦人遭到屠杀。加沙地区过去是、现在也仍然是一个多方势力纠缠对峙的角斗场,而且受到伤害和屠戮的对象主要是无辜的平民。对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我们前往加沙采访的目的,绝不仅仅是单纯的追逐暴力和消费悲惨。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尽力通过对战乱地区日常生活的报道,在读者与当地居民之间构架一座桥梁,让民众不被政客的谎言所蒙蔽。”保罗·汉森说:“我和别的记者不一样,我没有用笔写日记的习惯,我更喜欢是用镜头来记录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在加沙,你会觉得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如此相似,又是如此不同寻常。每一天,我们都外出去寻找那些艰辛的生活和充满痛苦的故事。每一天,我们都会遇到一个或者很多个这样那样的故事,大部分离不开死亡与绝望。”保罗·汉森提醒记者,“不要把我当作一名崇高的、无畏的战地摄影师,我目前是、以后也是一名仍然抱有新闻理想的普通报社摄影师。获得‘荷赛’奖,对我未来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和改变,我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对新闻充满热忱。用苏珊·桑塔格的话与大家共勉:保持专注。一切都在于保持专注。注意力就是生命力。它连接着你和其他人。它让你变得敏锐。所以,请保持热忱,去追问新闻的真相。引用一句詹姆斯·纳切威说过的话,摄影师只有远离权力的庙堂,才能更好揭示那些失败的政策与战争对人类个体命运的影响。”        
       保罗·汉森第一次作为摄影记者来这里采访是在 2000 年,当时恰逢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期间。他说:“很遗憾,十三年前的惨剧仍然在这里不断发生着。看着我去年 11 月拍摄的那组巴以冲突的照片,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多年前。这十三年来,我的每一次报道都好像是在重复着之前的工作,一样的恐怖,一样的伤感,就好像一个个无法逃遁的命运轮回。”在过去的十三年中,保罗在加沙地带拍摄过很多人。“每一次来加沙,我都会尽可能多地和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交谈,但是我至今仍然没有能够找到一把可以解开这种死结的钥匙。我所目击的事实告诉我,面对这种僵局,巴以双方政府同样无能为力。在这里,你会发现巴以问题是如此复杂,以至于任何一方都可以拿得出一套符合逻辑的解释和口号,让你无法否定。”在保罗看来,所有的政治口号在停尸房冷冰冰的台上得到最终阐释。悲痛欲绝的家人朋友在加沙停尸房门外排队等待认领自己至亲的遗体。就当保罗在记录死亡的时候,哈马斯的火箭炮还在不停向以色列发射,以色列发起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予以回击。
       首先,关于2013年2月19日发表题为《为什么荷赛奖的新闻照片好像电影海报?》的博客文章,质疑拍摄者对照片做了过分的后期处理,使用了“HDR”(High-Dynamic Range英文缩写)图片处理软件,改变了画面高光和阴影部分的曝光,使高光部分有层次、阴影部分有细节,从而呈现出“电影海报”一样的视觉效果。对此,Allen写到:“过度修饰,让我们面临着诚信危机。”法国一家媒体的评论说:“摄影师的调色似乎是在把一张抓拍照片变成绘画。结果当然很令人震惊……”。荷赛以及作者方迅速反应,荷赛宣布将请第三方专家对照片原始文件展开鉴定,两位专家宣布此照片没有作假。计算机博士并未善罢甘休,贴出更长的文章坚持自己的意见,认为照片里矛盾重重的光影是因为作者并未根据原始光线的特性展开修饰,而是违背现场光线,一味煽情。是否从几张照片合成仍然存疑,至少作者对画面不同部分的处理已经超出接受范围,相当于在一张画面里将不同部分的数据移动合成。法医图像分析师 Neal Krawetz质疑照片造假:“《加沙葬礼》这个事件肯定是真实的,但照片本身几乎可以肯定是由三张照片复合而成,然后提亮哀悼者的脸”。笔者对此有异议,因为,在我国当前的仼何有关新闻摄影比赛规则中,都是“比赛不接受合成照片、多次曝光照片和用电脑技术人工修改制作的照片”,此项规则并不包括适当调整照片色调。当然,笔者坚信,我国的“华赛”、“中国新闻摄影年度比赛”等高级别、高权威比赛规则,也是与世界新闻摄影比赛接轨同步的。美国摄影界新闻(PDN)就这一事件,发表了一篇文章,第一句话是:一位兢兢业业的摄影记者遭到质疑。这篇文章针对科技博客ExtremeTech仅凭一个单一的消息来源,就写下断言摄影记者造假的标题发出质疑,认为这颇有要用这个事件吸引点击率炒作自己的目的。此文章虽然立意可取,但是驳斥无力,缺乏有理有据。
      其次,在5月16日《中国记者》网刊发了我国青岛农业大学教授郭建良的论点,笔者认为,言之有理,论据充分,符合实际。其论述为:《新闻摄影“PS”的底线——由第56届“荷赛”年度照片遭质疑说起》, 第56届“荷赛”年度照片《加沙葬礼》进行了包括曝光、色调在内的后期处理,遭到质疑。因此,新闻摄影“PS”的底线问题再引争论。笔者认为,Allen的质疑并不恰当。经过这样的后期调整,新闻信息的传递更准确、更具现场真实性。这得从摄影一个比较专业的术语“宽容度”说起。所谓宽容度,是指感光材料对光线明暗反差的容纳程度。超过了“宽容度”,无论是过亮的部分还是过暗的地方,都无法清晰地展现事物细节。而目前,所有用于摄影的感光材料的宽容度,都小于人眼的宽容度,尤其是数码相机的感光材料CCD等。在拍照之前确定曝光量时,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照顾了高光区域的曝光,阴影部分就会由于曝光不足而丢失一些细节,变成死黑一片;而照顾了阴影部分的细节,高光区域又会由于曝光过度而失去层次,变得一片惨白。“HDR”技术是目前数码相机感光材料宽容度无法达到人眼宽容度的一种补救技术。《纽约时报》对新闻照片后期加工的规定中有这样的话:“对色彩和反差的调整,必须在一定限度内进行,目的是为了更准确地还原现场信息。”汉森的后期调整正是出于这个目的。事实上,汉森改变画面色调,但并没有改变画面的基本新闻事实。问题是,这一改变的确影响到了新闻信息的传播效果。这是否构成“违规”?在荷赛参赛规则第15条中说得清清楚楚:“不可修改图片内容。只允许进行符合当前行业标准的润饰。评判委员会是这些标准的最终评判人,可酌情要求查看照相机记录的未经润饰文件或未经调色底片或正片的扫描文件。”色调的调整显然不属于“修改图片内容”,显然属于“符合当前行业标准的润饰”。这一点也得到了荷赛评委们的回应:“当目标是为了美学上的追求,我不认为这有任何问题。”影调调整是新闻图片后期处理的危险地带,处理不好就有“隐藏”“掩盖”之嫌。而“隐藏”“掩盖”画面形象是新闻摄影坚决禁止的。
      笔者读罢,对此论称道,也深有同感,并非“英雄所见略同”,而是应了中国百姓古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引用伟人毛泽东的语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通过笔者从事新闻摄影30年的实践经验得知,新闻摄影的规则是世界通用的,也是历代新闻摄影人切合实际总结出来的“真理”。新闻摄影概念是:一切用摄影手段报道新闻的活动,包括用照相机拍摄新闻图片,摄影机拍摄新闻纪录电影,摄像机拍摄电视新闻,手机拍摄新闻图片的活动。中国新闻摄影理论创始人蒋齐生指出:它不能显示新闻摄影的特性;它甚至可以被利用来为新闻摄影中的弄虚作假、导演摆布、组织场面、补拍镜头……周恩来总理曾说:“摄影记者要依靠自己政治上的敏感和高度的摄影技巧,以准确的判断能力和迅速的动作,抓住最好的活动情节来表达内容。”摄影记者的生存基本功,千头万绪,归纳一条, 还是最终使图片产生抓人、动人的真实“镜头感” ,还有令人难忘的视觉冲击力。一幅优秀的新闻图片,不仅能很好地表现被摄对象的外部结构,给人美感,而且还能通过对外部的再现技法,去深化主题思想,透过本质,寓意情理,展示现象,这是图片长于直观文字展示的优势。优秀的新闻图片,需要在拍摄技法中,灵活地运用特写式夸张、对比式夸张、变形式夸张等,是新闻摄影中的真实性夸张,是在完全没有违背新闻摄影真实性原则前提下,运用技巧,强化突出新闻事件的真相和本质。新闻摄影以图片反映新闻的特点,决定了摄影记者的工作性质,必需身临其境,深入现场,靠近被摄事物。摄影记者的业务素质是:发现和判断具有新闻价值的事实,抓拍新闻图片的能力。新闻摄影有个基本流程,是理性认识、形象思维,技术操作协调统一的产物。摄影记者将表现新闻价值、情感力量、现场气氛的图片展现给读者,使图片赋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才是具备较高的业务素质。
       再次,真实是新闻摄影的生命,数字时代为改动图像提供了便利条件,跨越新闻职业道德者会被淘汰,这在西方国家造假记者都会被辞退。新闻图片被人为改动是违背新闻真实性原则的行为,也是摄影记者不可逾越的底线。
     我们看到的这只是一个个例、一个缩影,这种关于摄影作品PS的争论,向来是摄影领域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而关于摄影作品修改的例子和“影像造假”事件也时而有之。2008年4月3日,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向媒体宣布,饱受网友质疑的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作品《广场鸽注射禽流感疫苗》确系人工合成作品,因此取消其获奖资格。摄影作者单位哈尔滨日报集团当日中午表示,已作出解聘作者职位的决定。2006年3月24日,第二届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经济与科技类金奖作品,被网友质疑为软件合成图片。“华赛”组委会已取消《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作者的比赛和金奖获奖资格。2009年12月底,有网友发帖指出金像奖获奖作品《天池奇观》中有四幅与已经发表的另一摄影师作品雷同,涉嫌剽窃;到了2010年1月6日,人民日报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学术部副主任许林将网友发来的获奖照片与画册上早已发表的原作者照片同时贴上自己的博客,希望网友、影友、博友共同判别是否真的有假。到最后以被取消获奖资格而告终。《影响2006年度CCTV图片新闻年度评选》铜奖十大图片,作者也因此名利双收,但是在一年之后的2008年2月12日,一个名为《获奖藏羚羊照片疑似造假》的帖子出现在某论坛上。该图片作者便在2月16日发帖解释称为拍摄这张《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在掩体里呆了半个月,但要不就是“有羊没车”,要不就是“有车没羊”,要不就是“画面不是很理想”,因而“心急之下合成再现了一把情景。”并表示愿意自己承担一切责任。结果显而易见主办方取消了该作品铜奖资格,并收回颁发的证书及奖杯。其供职单位大庆晚报社宣布解除聘约,并取消其所获荣誉称号。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剧中的悲剧!我们应该把技术给摄影记者带来的摄影语言表达空间的增强,能动且谨慎地使用,用来抒情而不要煽情。从事实层面来看,照片背景中的那个男人——其衣服的颜色由蓝色变成土黄,这不符合摄影记者的职业准则。更进一步讲,把照片变成电影海报,就好比把灾难变成电影录制现场,这种看电影剧照的感觉,无益于读者接近新闻事实,摄影者还是把自己放到了偷窥猎奇的角色上。河南日报摄影记者陈更生,对此发出了观点——道德标准一直是考验摄影师的重要选择,历史真相是留给后人最基本的东西,摄影师要有史料价值观和操守。荷赛是一个文化符号,视觉的、政治的,内中包涵各种隐喻,它又是一个行业标准,代表新闻摄影的流行趋势,为年轻摄影师所参照。而这恐怕也是荷赛必须被讨论、被“八卦”、被全民共“讨之”的原因。当然,所有的这些争议,都对事并非对人,这是一个形成良性的讨论环境的关键。这张照片带来的争议应该回到新闻摄影在当下所面临的尴尬局面,摄影技术门槛越来越低,摄影记者普遍感到一种“作者感”的消失,他们很难声称自己是一张照片的作者了——这些照片看起来像是任何人都可以拍到的。这种掌控作品权力的消逝,使得一些人开始用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后期修饰来彰显自己的作者身份。但这种行为若使用不当,它与我们在中学时候写滥情的句子没有差别,为了让文章有文学感,我们大多数人都经历过一个时期——在文章中堆砌各种绚烂的形容词。
       2013年3月31日,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上登载《北京晚报》刘航的摄影论文《记者的光荣与梦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新闻摄影界第一次迎来了荷兰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获奖作品影展,对于当时仍以“宣传式摄影”作为主要工作方式的国内新闻摄影界,这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新闻照片竟然还可以这么拍!当时惊讶赞叹,从此顶礼膜拜,许多年来亦步亦趋。十多年来,我国新闻摄影工作者在荷赛中屡有斩获。就如同新闻摄影界的奥斯卡,一旦获奖,摄影记者在业内的地位立刻水涨船高。因此,甚至有不少国内同行把获得荷赛奖作为从业的唯一,也是最高追求。“不获荷赛,就在通往荷赛的路上”正是某些自诩满含新闻理想的同行心理状态的真实写照。然而,我们且看荷赛舞台上的常客,与中国摄影界渊源颇深的联系图片社创始人、总裁罗伯特·普雷基对世界新闻摄影总体走势的判断,普雷基认为:世界新闻摄影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电视、网络的快速发展使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和处理信息的方式都发生重大变化,受到挤压的纸质媒体必然趋向快节奏、高效率的信息获取途径。如今,各种纸质媒体付给报道摄影师的生活保证金越来越少,他们当中多数人迫于生计,已经很难像从前那样花较长时间,深入采访拍摄某一个专题的图片故事。而其工作方式变化势必导致作品特征乃至质量的变化。反观一直被我们奉为跟风目标的荷赛。近年来已经越发显现出作为一个西方价值观念体系主导,同时缺乏对不同文化、人群生存状态足够的了解诉求,仅仅停留在猎奇层面的比赛,它所日渐显现的局限性。往往是每一届比赛更换一茬评委,结果完全取决于当届评委们的个人喜好。正如2009年荷赛年度照片获奖者安东尼·苏奥所言:“评委的口味是不同的,所以你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如果你的参赛照片获奖,千万别大惊小怪。而且,有时候新的评委有新的选择尺度。这就好像一场赌博,你不知道结果。获得荷赛奖可能就和我们平时玩乐透彩一样,是没有办法做出预知的,也没有办法去找规律,你只能去乞求幸运之神光顾你。所以,我并不能说荷赛框住了新闻摄影的发展方向”。在看过了那么多的“武生戏曲、练体操的孩子、乒乓球运动员”以及近年来“一片叶子、一棵树、一个裸男、一位领袖”等等剑走偏锋的获奖经历后,对于荷赛,中国摄影记者是否还要一味地跟风,甚至把它奉为从业的标尺,这有待商榷。

相关热词搜索:加沙 葬礼 造假

上一篇: 保持摄影记者先进性 - 北京晚报 刘航
下一篇:图片编辑的五个“桥梁”作用 - 北京晚报 程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