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 司马小萌

学会官方邮箱:

chinawbsyxh@163.com

首页 > 探讨一下 > 正文

革自己的命 - 羊城晚报 何奔
2013-10-10 11:43:41   作者:   来源:   评论:0 (点击查看评论)   

“在全民摄影、传播方式多元化并存的时代,摄影记者面临着来自公众和业界的挑战,革自己的命,是摄影记者迫在眉睫的唯一选择。”2013年5月30日,《芝加哥太阳时报》摄影部的办公室里,一场小小的会议注定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28名职员当场收到解雇消息,还要当即生效。包括曾荣登普利策奖名单的John H. White在内,一家名报社的整个摄影部在新媒体的边界上突然消失,让全球同行为之唏嘘。尴尬地处于边缘位置的传统纸媒,急于摸索适合自身的生存模式。纸媒里的每一个人,都再也感觉不到饭碗有任何硬度,摄影记者
       “在全民摄影、传播方式多元化并存的时代,摄影记者面临着来自公众和业界的挑战,革自己的命,是摄影记者迫在眉睫的唯一选择。”
 
       2013年5月30日,《芝加哥太阳时报》摄影部的办公室里,一场小小的会议注定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28名职员当场收到解雇消息,还要当即生效。包括曾荣登普利策奖名单的John H. White在内,一家名报社的整个摄影部在新媒体的边界上突然消失,让全球同行为之唏嘘。

       尴尬地处于边缘位置的传统纸媒,急于摸索适合自身的生存模式。纸媒里的每一个人,都再也感觉不到饭碗有任何硬度,摄影记者尤为明显。
       在全民摄影、传播方式多元化并存的时代,专业摄影记者面临着来自公众和业界的挑战,革自己的命,是摄影记者迫在眉睫的唯一选择。
 

       “草根摄影”发起挑战
       在新闻摄影圈里,有关摄影记者与文字记者的竞争沸沸扬扬讨论了近十年,其中有一条共识不容置疑,这就是摄影记者要具备承担文字采写工作的能力。经过十年的培养,摄影记者“只拍不写”的瘸腿形象已有所改观,一批年轻的摄影记者在独立专题报道上已从配角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主角,并在特定版面上出演过一场场精彩的独角戏。
       但随着数码技术和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报纸上的图片新闻报道已不再是摄影记者的自留地。一边是文字记者在采访中普遍使用相机,另一边是原本受制于器材的基层通讯员也在摄影工具上得到大幅度改善。除此之外,先进数码产品的普及扩大了“公民记者”这个群体,“草根摄影”越来越普遍。
       暂且不论摄影记者在文字采写能力方面还有多大的提升空间,持相机的文字记者和“草根摄影”群体的蓬勃发展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当下摄影记者的影像能力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拍客时代,保持清醒的头脑,主动把握画面格局,创作具有时代特色和受众需求的富有生命力的新闻影像,是每位摄影记者的立本要求。
       2005年,《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在头版刊发了乘客使用手机在伦敦地铁爆炸案中拍到的第一现场,这标志着新闻摄影平民化的到来。从波士顿爆炸案,到韩亚航空事故,第一落点都是“草根摄影”拍到的画面。有分析称,网络社交平台的影像传播在灾难发生的头5分钟效果最好,12小时后则被专业的摄影记者所取代。深度的调查、情绪的具象抒发与重现,掂量着摄影记者能否在自媒体时代凸显价值。
       面对纷至沓来的“草根摄影”的挑战,专业新闻摄影人要树立自己的影像权威性,使自己的图像脱颖而出,只是在现场见证还远远不够,受众和业界也不再满足传统的在场记录,简单告知新闻信息。因为,今天的受众每天接收的图像信息量非常大,已形成一定的媒介素养和视觉修养,在图像充斥的海量阅读中,拥有视觉新鲜感和内涵深刻的影像才会受到青睐。
       《芝加哥太阳时报》以文字记者代替摄影记者的做法有什么结果?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传播系任悦副主任在其博客教室发布了一则消息,一个自由摄影师弄了一个轻博客,每天对比没有专业摄影记者的《芝加哥太阳时报》和同城另一家报纸《芝加哥论坛报》的头版。同样是报道冰球联赛的最高奖项斯坦利杯,《芝加哥论坛报》刊发了一张颇具现场感的图片,获胜队伍高举冠军奖杯,周边是球迷高举着双手分享这一份荣耀;《芝加哥太阳时报》则是文字记者拍回的图片,一个人像抱着煤气罐在走路,没有气氛。
       技术性的失败反映出专业性的不可取代。微博网友@洛阳李渊博 在评论中就《芝加哥太阳时报》的草率决策发出感慨:“自媒体时代的到来,‘第一现场’的局限性令大师们无可奈何。如今,人人都是摄影师,但是这些大师们所拥有的技术和精神,还是需要后来者不断努力继续传承!”
    这个例子从侧面告诉我们,一名具备出色影像能力的摄影记者是不能被轻易忽视的。
 

       先天优势不复存在
       回想上世纪80年代的广州,只要一名摄影记者挎着尼康FM2相机出现在新闻现场,他几乎就是新闻图片的垄断者。在专业单反相机还属奢侈品的年代,无论是个人,还是非专业单位组织,摄影都是一份遥不可及的工作。没有人探究摄影记者耗费的胶卷数量,也鲜有人质疑摄影记者的画面美学水平。
       本世纪初单反相机数码化后,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入门级单反相机已成为大众消费者日常生活的电子工具,而非专业人士或发烧友所独享。日本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的数据显示,2009年全球单反数码相机的出货量约990万台,2010年达到1288万台,135画幅和APS画幅镜头在2011年的销量保持40%的同比增长,而中国正是日本单反数码相机的主要出口国之一。2013年单反相机在中国数码相机市场还在持续增长,到年底增长率将达到45%左右。
       高端摄影工具的普及使用,让原本的新闻图片“垄断者”意识到,在现场图片的“有与无”问题上已无法称王称霸,部分人还将自己裹在专业水平的“优越感”外壳中。但是,在中国大众摄影迅速发展的今天,这种所谓的水平优势是否还很明显?
       首先,器材上的差距在缩小,甚至有“逆袭”趋势。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中,时任《羊城晚报》摄影记者的阙道华与众多草根摄影人在故宫端门前捕捉精彩画面。阙道华使用的是尼康D200半专业单反相机,配备的是1990年就投入使用的80-200毫米镜头。器材的制约,使阙道华无法完成瞬间对焦,错过了姚明、杨利伟等明星火炬手的画面,造成新闻记录的一大遗憾。据阙道华描述,他身边的业余拍摄群众中,许多已在使用尼康D3和佳能1D Mark II等当时135画幅的顶级专业数码单反相机,甚至有人采用哈苏H2加数码后背的昂贵器材进行图片记录。现场问起时,阙道华尴尬到不愿承认自己是摄影记者的地步。
       当然,我们深知视觉作品的价值不是由器材的好坏决定的,而是由作品生产者的水平决定的。那么,我们整体的影像哲学功力又是否达到了决胜级别?
       几年前,《羊城晚报》新闻摄影部曾接收过来自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的实习生,他擅长从造型艺术的绘画基础向摄影技能的自然性过渡,以超群的观察能力、迅速的选择与组织画面能力,展现具有社会价值的摄影形态,体现出纪实摄影的人文主义特质和广泛的社会性。那段时间,一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实习生也用他的日常作品展示了“新客观主义”与“贝歇摄影流派”。而仅仅两个月前,一名来自广外的在读年轻大学生用他的作品征服了专业摄影记者们,他的影像能力被部门评为“比在座的部分摄影记者还高”。近日举办的佳能感动典藏摄影大赛中,非专业组与专业组的作品在大赛官网上同场展示,当中也不乏极其耐看的好图像。非专业摄影师较过去能更轻易进入新闻摄影的行列,身兼签约摄影师、普通市民、专业拍客等多元身份。由于当今教育水平与新一代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不断提高,摄影圈里涌现出很多能代表当代视觉观念、市场需求的摄影人,摄影记者稳坐金字塔顶端掌控影像权威地位的格局已被打破。
       实践证明,新时期新闻摄影的过程是摄影人结合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准确捕捉画面的过程,是一门借助视觉符号进行文化思考的应用科学,所拍作品与观者形成共鸣,必须诉诸摄影人的视觉素养与主观思考。不作定夺地照搬肉眼成像,只会令新闻图片千人一面。无个性思维和观点的新闻影像只会是苍白无力的。
       但现实中,固有的先天贵族感让部分新闻摄影人迷失了努力攀登专业巅峰的方向,其观念、手法和技巧已经落后于当代新闻摄影的发展步伐。故步自封,吹嘘多于实践和探索,是一种对新事物、新认知的被动回避,都无助于开放包容地学习与进步。
 

       “作品”才是核心竞争力   
       挖题材、写文稿的能力的确是考核摄影记者能否在全媒体时期成功转型的重要指标,然而在评价其能否胜任全媒体记者时,仍过分倾向于看他能“拍什么”、“写什么”,难免过时。报纸作为最早产生的传播媒介,以往具备的时效性、信息独占、图文并茂等相对优势已不复存在,在挖掘常规性新闻题材上平媒记者已很难做到以唯一性博取受众眼球,能与其他传播媒介抗衡的利器就是报道的深度和观点,平媒的新闻摄影亦然。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纽约时报》、《今日美国》、《洛杉矶时报》等大型报社的专职摄影记者数量有50人至80人,个别摄影部鼎盛时期甚至超过了150人,近几年人员大大缩水,只有30人左右。裁员后幸存下来的摄影记者往往都是专业素养很高的,甚至是某一拍摄领域的专家级人物。以此看来,报纸版面上的专业呈现,并非人人有份,而是为有能力精耕细作的摄影记者所预留的。
       进入全媒体时代,新闻载体随之改变,新闻发布的平台会更开放,原本摄影记者的“最后的晚餐”又将受到海量稿源的入侵,所谓“专业”的标签有了更高的含金要求。
       “怎么拍”体现的是摄影记者的核心竞争力,但长期以来,我们却没有对这个行业的立身之本引起足够认识,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在采编功能上取代别人”的问题上,缺乏足够的自信面对“如何令自己无法被取代”。
       有人说,新时期的摄影记者不要再将新闻影像以“作品”对待,应以“产品”对待,即快、准、概则可,我不认同此观点。不以“作品”为奋斗目标的新闻影像通常不具备职业的观点,称不上好“产品”,势必会输在新媒体海量稿源的大潮中。
       专业摄影记者的影像要彰显自身特质,需有两层要素:一是摄影人执行任务时要有独特的主观评价,即拍摄前期对新闻事件的背景和对象作深入透彻的理解,头脑中形成对新闻事物个性化的观念解读;二是以这种观念支配现场的拍摄过程,有目的地寻找拍摄目标,把握影像关系与画面格局,在画面形象选择和视觉语言的提炼中,动用自己的创造性思维,超越纯记录的层面,激发读者对观点的思考。
       2009年“荷赛”评选中,获奖作品赵青的《电视中的奥运会》就以新的构思打破传统的表达方式,最终取胜。其作品并未涉及体育场的竞技瞬间,而是关注与北京人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环境,包括大商场、客厅、酒吧等,传达出2008中国体育年奥运精神深入中国人心的观点,进而诠释了盛事下的百姓心态,一种中国特有的社会形态。现场调光圈按快门并不是这一摄影范例中最重要的环节,是精湛的策划与构思能力使其从一般摄影的成像载体升华为思想载体。
       当代艺术界的艺术家不满足于描绘事物本身,而是关注画面背后所深藏的社会学和政治经济学,以观念决定语言的用法。此观点同样适用于当代新闻摄影记者,如此就涉及到一个认识问题:早期中国摄影人对“决定性瞬间”的原始认识,只关注事件唯一确定的结果,却忽视了事件过程中包含的多重内在意义。
       现代新闻摄影之父法国大师亨利·卡蒂尔·布列松在“决定性瞬间”的理论表述中说到:“形式是一种线条、体积、表面、质地与情感顶点相互作用的严格组合,在这个组合中,我的概念,我的组合只是发展了的直觉。”布列松强调的是客观形态、精神形态与摄影人主观认知的契合。时至上世纪90年代,国内不少的摄影记者已能清楚地读懂这一认知,但仍有一些行内摄影人保持着决定性瞬间仅仅是“事物发展的高潮”这一肤浅的解读。全媒体时代,人们获取图像信息已从原先的“一对一”转变为“多对多”的媒介传输,受众的阅读情趣和信息解读也在发生变化,传统新闻摄影对新闻事件结果的展示已不是最经典的视觉表达。在后现代文化中,人们对新闻事件的视觉认知和理解由先前的一元化转化为多元、立体的个性解析。因此当代摄影记者要满足这种需求,就要更加注重通过画面语言揭示多重的精神内涵、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灵活运用焦距、前景、色调氛围、突破平衡等技法,对新闻事件的不同切面作思想提炼。
 

       做“多能型”记者
       要在全媒体时代成为称职的全能摄影记者,只有先在影像能力上做到“无法取代”的程度,我们才好探讨如何去做人家做不到的东西。既然已经强调了“一专”,那么接下来就是打造“多能”的事了。
       《南方都市报》视觉总监王景春在以流媒体生产方式向全媒体转型的探讨中感叹:“山雨欲来的行业环境让全世界媒体同仁都感觉到转型的紧迫性,路在何方无人知晓,风雨兼程却已然成为共识。”2008年新闻业界不约而同地被卷进一股“全媒体旋风”,作为国内先行者之一的南都已经在生产方式的转变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     南都的全媒体集群从单一媒体、单一品种的运作转为多媒体、全媒体的运作,建立全媒体的生产能力,形成全介质的传播能力和提高全方位的经营能力,向全媒体集团转型。仅靠静态图像做新闻,已远远不能满足媒体转型要求。王景春认为:“流媒体不等于视频,也不是音乐加照片的PPT,其制作者不仅是一个摄影记者,也是一个录音师、视频记录者、后期特效师,但更像是一个制片人、一个编导,这才是在全媒体框架下需要着力培养的全能型记者。”
       业界有一个共识,摄影记者必然是全媒体转型中的先锋力量。过去,平面媒体从自身体制出发,投巨资打造一支依附于本媒体的新闻摄影特种部队。许多纯文字记者对摄影记者的印象,只停留于配备在摄影记者身上的大量财力及高尖设备,却未看到摄影记者既是传统新闻操作的承前者,又是具备新媒体模式交集的继后者。从技术层面看,长期从事影像拍摄工作,较熟悉视觉传播理论,在完成从摄影到摄影+摄像+影像剪辑的转变中,较其他报媒从业人员更具优势。从技术到视野,摄影记者都是现成的最佳契合点。
       摄影记者作为定格图像的佼佼者,与一个完整的全媒体记者却还有一定距离。全媒体时代的新闻内容几乎都将以文字、图片、视频、互动/社区的多形态呈现,其中包括声音、动画、特效、互动、图表、FLASH等种种视觉元素,视觉传播是最突出的传播形态,大于图片新闻概念,也大于电视新闻概念。摄影记者在蜕变的过程中,需要的是综合素质的全面提升,必须接受全新的培训教育,将原本平面式的图文采编模式,提升至能将图文与音视频相结合的线性工作模式。
       2008年,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全媒体采编系统正式上线运营,记者的身份悄然发生转型,记者不再局限于向哪家媒体供稿,而是可以向多个全媒体终端发布。从那时开始,国内全媒体实践就在与报业数字化的同步中漫长展开。2009年9月,南方都市报全媒体会议讨论通过了“以流媒体生产为试点,率先建立报网采发分工协作模式,尽快完成流媒体采编流程整合”的发展战略。他们邀请了美国西北大学克拉克和MediaStrom网站CEO布赖恩·斯通对流媒体前后期制作进行了相关培训、一批人员赴大连进修美国西北大学克拉克的流媒体课程,还邀请了《卫报》记者张丹介绍国庆阅兵流媒体的制作并推广相关经验,邀请国内广播、电视方面的专家针对影像和声音方面进行培训。
       西方报业走得更远,为了适应数字报业转型的需要,纷纷成立自己的多媒体中心,开始了全媒体报业的实验性探索。《华盛顿邮报》对记者进行技术轮训,内容是培养记者的电视新闻采集与制作技术,每周指定5名记者专门采集视频新闻,他们的目标是培养100名专职视频新闻记者。《迈阿密先驱报》的摄影记者中有4名专职从事视频采访,每周的任务是制作18到25件视频新闻。
       科技进步的幅度越来越大,相机既可以拍照片,也可以拍高清视频,而摄影记者训练有素,拍视频只需技术上的过渡。自传统报业开始数字化转型以来,后报业时代的记者也随之开始职业转型。报业由于不具备电视和网络媒体所具有的声画等传播特性,因此对开发全媒体的愿望也最为迫切,时至今日,这场新闻工业革命已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当观念转换、模式转型积蓄到一定程度后,优胜劣汰的定局很有可能立竿见影。
       全媒体时代其实就是媒介大融合的时代,抢占先机,胜者为王,摄影记者若不想遭遇《芝加哥太阳时报》摄影部的命运,就要在新闻摄影理念与工作流程上有足够的胆色和魄力革自己的命。

相关热词搜索: 自己的

上一篇:深入挖掘下去,总会有所提高--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图片新闻中心记者刘洋
下一篇:最气人的图片运用 - 成都晚报区县新闻部主任 周勇良

分享到: 收藏